快速导航
宣传
首页>公共服务>宣传>最美残疾人
 
 
最好的生活
信息来源:何荷  发布时间:2017-02-21 08:42

你坐在我旁边,我坐在你旁边,像是彼此对着一面镜子。这个季节,栀子花母亲一样馥郁芬芳,有些成长的记忆在我们举目凝神的水面上、草木上,天空上,细细碎碎飘荡着。你笑了,什么都知道的样子,我也笑了,我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你不知道的,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因为,这么多年,人们眼里我们是一母所生的傻子。幼年时代,别人用各种异样看我们、说我们,笑我们的时候,我们即知道自己与众不同,母亲哀伤的神情,让我们惴惴不安,恐慌不已,隐隐有个很大又无法纠正的错误,横亘在长长的时间里,负累如碾。这个夏天,季节把它的千变万化,以无数次熟悉的模样呈现,一切陷入恒动的静止。恍然,有些存在并非错误,比如——我们。

母亲的窗外,枣树,村野的姿势长在小区绿化带里,歪歪斜斜驮起一树碎碎的绿荫。你眼神亮亮长久看着那颗树,眼底黄尘漫天的风,一个瘦小的身影随时可以被抹去的样子,顽强且越来越清晰的走来,稗草结着饱满的籽实摇晃成长长远远的画面。这个身影走进人群的刹那,引起风掠过枝叶似的喧哗,像稗草在田间的无意闯入。我惊诧你的善意友好在人人都看懂了的情况下,几乎鲜有人接受回应。和傻子做朋友,哪怕只是轻微的接触,都是很丢脸很没面子的事情,我看见你、你看见我,在人群中的孤独无助,屡次沟通受挫让我们学会了卑微的潜藏。因为听不见不会说话,无法按部就班正常人的生活,很多时候,活着成了某种阻碍和麻烦,

此时,你又笑了。黄尘漫天的风后,田野,丰饶美丽,你拾起几片我们曾经留下的快乐,明亮的阳光下,晶莹剔透、令人心碎,我笑出了眼泪。一只翠绿的蚂蚱在同样翠绿的草叶上,一眼看去,无可挑剔、统一完美;一群忙碌的蚂蚁,黑压压的漫过田埂,空气里水的味道,催生出下雨前的乌云密布;几只胖螺蛳在池塘河坝的浅滩草丛里,一圈一圈像是佛陀散落的发髻。这些来自二十年前,也许三十年前的场景,漫漫光阴不能泯灭的鲜活生动,丰富了我们不同于常人的发现看见,纯粹简单的心灵不一定能够触及万事万物的真相,但一定可以在万事万物的妙趣横生里,获得无暇至真的快乐。中年时代向我们走来时,你和我坐在夏天的门槛前,草木的绿意蔓生着身心通透的明净。回首往事,我们在人间的行走磕磕绊绊、无比艰辛,很多时候,世界的形形种种像是无事生非的执迷与谬误,我们无法走进正常人的生活,只好做知趣的旁观。残缺与正常之间,最基本的平等尊重,发自内心的、表面刻意的,我们一眼知会,一心关注最亲近的人。

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屏气凝神。傍晚,父亲的向日葵地边,一群鸡,电影院散场的观众一样,三三俩俩走出植株的丛林,它们唧唧咕咕讨论着适才的剧情,神情懒散、漫不经心。我们的目光尾随着鸡,看见父亲在家门口的梧桐树下,修理那辆为配合修理被倒立着的自行车。他专注认真,指节粗大灵活,脸上有手掌擦拭汗水留下的机械油污,这给他平添了几分孩子气的可爱,连带那些黑乎乎的钢珠链条都有了玩具般的生动。我们轻手蹑脚匍匐在父亲脚边,光阴层层叠叠的幕帐给这一刻蒙上忧伤的温度——很老很老的自行车,越来越老的父亲,你和我两个傻子像是时间里的两块石头,压在他愈渐苍老的心头。此时,拆卸安装自行车零件的间歇,若有似无的叹息吹起令人心酸的涟漪。母亲仍是站在西墙边,夕阳的光彩把她嵌进层次久远的画面,落单的鸟擦过落日边缘,简单明了、无从解释。一直以来,我们无法揣测母亲这一刻的所思所想,那种超越现实的凝望,是否是对命运无常的终极求解?她用一生的耐力与坚强担负着这种无常。所幸这样一对父母,对我们倾尽心血、不离不弃。

他们说,你们的父母都是极优秀极优秀的,我们引以为豪。初夏清晨,洋溢着成长的氛围,植物汁液,苦涩中散发出青春的味道。父亲拉着他的琴,母亲踮起起舞的脚尖,晨光曼妙,朝曦透过窗纱像一场惺忪的梦,时光作为暗影里唯一的观众,虚无渺茫、冷静客观。你在我旁边,我在你旁边,隔着时光的背影,看着多年前年轻的父亲母亲,生活光洁崭新的亟待揭晓。我们微笑着眼泪哗哗,不忍残缺不全的出现将他们拖入残酷的现实,可还是不尽人意、无可奈何的降生了,如果生死可以由己,情愿没有来过。多数人冷酷的拒我们千里之外,父母将我们紧紧搂在怀里,艰难跋涉。生活以最卑微的实际需求——生存,将不足道的日子连串起来,苦难和美好赋予它哲理的解析——活着,是一场摸索生命意义的磨练,是无解的机缘的赐福。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没有人懂的彼此鼓励。父母含辛茹苦、乐观坚强的付出中,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、自己的车,我们自食其力,不因衣食住行给社会添半点麻烦。之所以用房、车、吃穿用度等世俗之物衡量现下状况,不可置否,生活更多在迫不得已、庸俗温情的嘈杂市井里,也因此充满平常生动的乐趣。我们比别人加倍努力,挣来相对自主体面的生存可能,好在这个社会允许鼓励这种可能性的存在,一切都还不坏。

    你在我旁边,我在你旁边,一不留神,白发丛生。我看到你的艰辛,你看到我的不易。人这一辈子,磨难种种,残缺的人挣脱不了先天囚笼,健全的人又难免心理困境,活着,不仅要与外界协调共生,还要与自己的内在搞好平衡。作为不会说话的傻子,这么多年,非常视角让我们有幸看清人性的点点滴滴,丑陋美好错综复杂,明亮阴暗交相辉映。人最难看清的是“自己”,而此生顶顶重要的正是在于“自己”,无论残缺健全。没有天生的错误正确,每一种存在都是必然而然,一如玄妙的自然法则。于是,你和我,越来越相信万事万物的灵气所在,越来越看淡外界的误解伤害,人的局限性由来已久、无可避免,接受包容自己,接受包容世界,此生,有些“自己”的样子与内容。有一天,当心胸豁然开朗,当悲悯溢满胸怀,你和我徜徉时间的风中——盛开蝶来、岁月精彩——这便是最好的生活。

网站导航  合肥市残疾人联合会 主办 版权所有 ©
地址:合肥市瑶海区站西路262号 电话:0551-64393272  无障碍阅读
皖公网安备 34010202600329号 网站标识码:3401000097 皖ICP备08001543号-2
技术支持: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